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路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日志

 
 
关于我

崇尚简单与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20170712:儿时记忆里的小野瓜  

2017-07-12 08:0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记忆里的小野瓜


    小野瓜,学名马泡瓜,是黄瓜属下的植物,原产于非洲,朝鲜也有,中国南北各地有少许栽培,普遍为野生。在我们老家,小野瓜又有一个比较形象的名字,被叫做“屎瓜”。

小时候,每次和小伙伴们一起出去割草,让人最兴奋的是遇到小野瓜。即将成熟的小野瓜,它的表皮是青绿色的,花纹很像西瓜,但是小得很,只有鹌鹑蛋那么大,最大的像核桃一样。青色没有长熟的小野瓜,吃起来又苦又涩又酸,只有长到黄澄澄的时候,才会散发出诱人的香气。真的,那种香气如今依然停驻在鼻尖。

常常于你我的游走间或忙碌时,那些荡气回肠的惊喜,会一下子跳出来,瞬间,就攫取了我的目光。譬如,这次见到的久违的小野瓜,在自家的豆地里。

孩提时代,在田间帮父母收庄稼,最令人快慰的事,就是能遇到小野瓜。那时,我之所以愿意去田间,我的期待就是那里。

小野瓜在没有成熟的时候,它的味道既苦又涩,根本无法下咽,只有等到它慢慢变成金黄色,小伙伴们才会采摘下来,放在手掌心,并轻轻地用鼻子触碰,仔细品味它那诱人的香气。

20170712:儿时记忆里的小野瓜 - 心路 - 心路

但事实上,一旦我们这些孩子遇到小野瓜,也不管它是否成熟,便会不问青红皂白的将它们颗粒归仓。随即,在完成父母交代的工作任务后,就迫不及待地向他人炫耀自己的战果

蓦然回首,一晃30多年过去了,偶然在暑期、中秋或国庆节回家,在田间地头,依然还可以看到这种瓜的藤蔓,上面结着些或青或黄的果实,那种温润心灵的感觉,真的好惬意。

有时,我也在想,小野瓜的生命里确实很顽强,如今的农民都是精耕细作,在田里锄草时,遇到小野瓜秧苗,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消灭,原以为这种野瓜会绝种,但没想到还可以在许多地方见着。

我在网上查了下资料,说这种瓜其实营养成份不错的,苦味对人体有好处,尤其是成熟后的那种芳香也是令人陶醉。前一阶段,我把小野瓜的图片,放在大学群里,居然很多人都不认识,也确实,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是没有机会领略到它的独特风骚的。

事实上,小野瓜并不好吃,也少有人真正去吃它。那些甜味的小野瓜并不多见。只有在秋日的庄稼田里,在收获的季节,在你未曾预料的时候,陡然会发现散发着绿意的秧子,然后你沿着秧子攀沿的顺序,用手轻轻一拎,一整串的小野瓜,便清晰赫然地分列在秧子的两边,它们像懒惰的小宝宝一样,躺卧在土地上。看到这一幕,孩子们便会得意忘形,无所顾忌地欣喜跳跃。

小野瓜放在手心里团,越揉越软,越软越好玩。小伙伴们在一起玩耍的时候,有时掐开小野瓜的一点皮,把口对准对方的脸、脖子狠挤小野瓜里面的汁液。有时选择一棵树的树干为目标,一手拿几个小野瓜,看谁砸得准,那个时候,小野瓜也是孩子们的玩具。

儿时记忆中的小野瓜,时时出现在我的眼前,那苦涩香甜的味道我永远忘不了。

偶尔,在夜不能寐的夜里,在我们这些农村长大的孩子们的梦里,那延伸的藤蔓之上,依然会闪烁着小野瓜的身影,揉捏的是心海深处的柔软,炸开来,是记忆中丰润的汁水,一地碎片,也一地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