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路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日志

 
 
关于我

崇尚简单与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20170706:儿时记忆里的喝酒  

2017-07-06 08:0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记忆里的喝酒

 

小时候,常听大人说小孩子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这香的应该是指大鱼大肉吧,这辣的估计就是指喝酒了。那个年代,自己除了向往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外,再就是向往这吃香的喝辣的的了。所以,自己打小就知道努力学习,好像那时候的努力就是出于一种本能似的,就是为了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儿。

时过境迁,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和吃香的、喝辣的也都相继实现了,但人们可能没想到的是,现在的吃香的、喝辣的反而成了一种负担。

由于社会的进步,物质文化水平也越来越高,现在吃香的、哈辣的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不再是人们的奋斗目标了。但想想自己从初识酒,到逃避酒,简直就是一部小的社会发展史,喝酒在给自己带来欢乐、愉快的同时,也带来了些许的伤痛,很值得自己回想一番。

儿时的记忆里的东西现在想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但是在当年,远远没有现在的感觉好。除了晚上听瞎话儿,就是一日三餐,五谷杂粮,每天好像都是一样的过法,单调的很。那时候喝酒,不像现在,存了一瓶、几瓶甚至几箱,都是现喝现买。有时用地瓜干或玉米等去换酒,当时供销社在大的村庄都设有代销店,用大缸盛着散白酒。逢年过节、朋友聚会、打墙盖屋、喜事丧亡等都少不了喝酒。每当这个时候,家里的大人就吩咐小孩去打酒,日常大人解乏时也就一二两,多则三两,逢年过节或喜事丧亡则打得多些。代销店打酒的工具多是用竹筒或铁皮定做的那种端子(一两的、半斤的和一斤的),售酒的多是高手,一滴酒也不会多,一滴酒也不会撒。打回家后盛在那种瓷酒壶里,放在热水里烫一下,有时先倒出一小盅,用火柴一点就冒出蓝火,烧烤壶里的酒,直至滚烫。喝一口,那叫舒服,吱咂的……酒菜便是一些大葱、花生米,好的有点虾皮、咸鱼,或用一个咸鸭蛋,切成几块。因为经济条件落后,平时很难改善生活,只有大人喝酒时才能享受点残肴。要知道,那时几粒油炸花生米、几个虾皮都是奢侈品。尤其是家里来了客人,还要买点鱼、肉招待,更是馋得盼着客人快放筷子,给我们剩一点儿好吃的。 

所以大人喝酒,每个孩子对其都有浓厚兴趣,因为有奖赏,去打酒的,要多给一些,也算论功行赏!渐渐地,我也对酒产生好奇,每次大人喝完,酒壶里总要剩两滴,好奇的我,闻闻,还真好,干脆倒嘴里试试,到底什么感觉?不试不知道,一试才知象现在无意当中吃了芥末一样,苦辣得不行,暗地埋怨大人们怎么了,谁发明的这玩意,这么难喝的东西还喝的那么有滋有味儿。开始喝点滴,后来半瓶盖,从那个年龄开始,我居然断断续续地开始了自己的喝酒经历。想不到,成人后竟然练出了半斤多一点儿的酒量。

闻酒的习惯一直坚持着,赶上哪天心血来潮,还要往嘴里滴几滴,感受一下辛苦,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是接受挑战吧,还是那种简单的嘴馋?有一次不知为什么,手里的酒壶感觉很重,未假思索,和往常一样……结果一大口倒在嘴里,辣、呛,眼泪流了满脸。晕晕乎乎地坐在门墩上发呆,不时看看火辣辣的天空,年纪小经常听大人讲月亮里有嫦娥、玉兔,所以这次也格外留意,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嫦娥和玉兔,月亮照样是圆圆的、贼亮。回到屋子,满眼都是金星。

随着年龄和喝酒次数的增长,在我人生的道路上与喝酒结下了渊源,还有几次之醉。

第一次醉酒。高中时一年春节到同学家玩,一帮半大小子的同龄人聚在一起喝酒。当时,自认为自己酒量不错,又是过年,同学们都放开了喝。结果都喝大了,醉醺醺地回不了家,就在同学家睡着了。天黑后,娘和妹妹听说后,来领我回家。娘在前面走,妹妹跟在后面走,我歪歪斜斜地走在她们中间,娘一路走一路训,妹妹在一旁附和着,我一边听着她们的唠叨,一边答应着以后不再多喝酒。就这样,伴随着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偶尔传来几下零星的鞭炮声,我们走在月光下积雪的村间崎岖不平、歪歪斜斜的胡同里,朗朗跄跄地回到了家里。多少年后,想起这件事,我都暗暗好笑自己的无知,还有娘那絮叨地执着地呵护。

最快乐的醉酒。学校毕业时,班上同学们决定喝一场散伙酒。同学们来自山东各地,一起同窗4年,忽然间就要分离,难免心情沉重。那天晚上,我们30多人,在舜耕路一家小饭店里白酒、啤酒尽情畅饮,能喝的、不能喝的都喝了不少,许多同学都喝醉了,泪流满面,有几个还嚎啕大哭。那个集体喝醉的夜晚,那些青春亮丽的面庞,那些道别的话语,总是在同学群或和见面的老同学聊天时谈起来,已经成为了我们永远的记忆。

其实,我对酒是发憷的。酒还没喝,自己就开始害怕起来。但是一旦喝起来,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反正是往嘴里倒、咽进去就行,其结果就是喝多了、喝醉了,每次回家都和老婆反复的唠叨,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了,甚至有很多次都下决心说再也不喝了。往往在这个时候,老婆总是会轻描淡写的说:“谁信啊!”事实证明老婆是对的,下次喝酒还是涛声依旧。

近些年,自己居然有点儿馋酒了,每次都想和朋友多喝点儿,虽然酒量依旧那么小,每次依旧会喝多,每次依旧会喝到难受。我就是传说里的性情中人吧?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