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路

Natural style·心有所定,只須專注。-簡單、持之以恆。

 
 
 

日志

 
 
关于我

崇尚简单与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20171023:儿时记忆里的挝(zhuā)果子  

2017-10-23 15:0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记忆里的挝(zhuā果子


 

九月中旬,农民们便开始收花生了。花生,我们老家人叫它“果子”。过去收果子靠镢刨人薅,现在基本都用拖拉机翻,但还是得需要抖擞果子的土。刨花生,在我们那里被叫做zhuā)果子

果子成熟期相对稳定,一般在一百三十天左右,即使晚种十天,也不过晚收一天。农民除此判别外,还要薅几墩查看果实饱满率多少,剥几粒尝尝储油率多少,收早了影响产量和出油率,收晚了容易落蒂烂果,同样影响产量和出油率这是一个合格的农民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那天和我家那位说起来,我要是在家种地的话,肯定会是一个不合格的农民。

爷娘的小院子,一部分用来种菜,另一部分就用来种上了果子。上次回老家的时候,拿着来的果子,进门就说:“可以挝了。趁着这几天地还不湿,赶紧挝。我说:“今年你们这点儿果子我给你们包了,你们不用动手了。”其实,就院子里那么一点点。

20171023:儿时记忆里的挝(zhuā)果子 - 心路 - 心路

沙土地,农民眼果子高产土壤,但果子不同于其它作物,收成是在地下的,土壤含水量高了进不了地,挝出的果子沾满了泥巴;土壤含水量低了,挝出的果子一墩一个大坷垃,得用钩子很小心地敲碎。所以,沙地里挝果子,土壤含水量是很重要的参数。

记得小时候,九月中旬的一天。早饭,收拾好劳动工具,把提篮、镢头、手套、铁铧犁、网包等装上车,就开着手扶拖拉机去地里了。我吃完早饭,也开始“梳妆打扮”:帽子、头巾,再换上一套农活工作服,拎上一瓶凉白开,拿着几个苹果,也往自家地里走去

待我来到地头,已经犁出不少了。东西两边地头儿的果子也用镢头刨好了。我戴上手套,蹲在地头开始抖擞果子。不得不说,这是一门技术活。两手抓捏果子秧的底部,从土里扽出来,先是往地上一按一揉,待土坷垃散瓣,再利用手腕的力量抖擞果子秧。用力不及,就无法抖擞净棵上的土,用力过大,就会抖擞掉棵上的果子。

把抖擞完的果子顺向排成一行,便于曝晒果子。之后,拣拾掉落的果子。腾出的空地,也要用手扒拉一下,看是否还有落果,那时候手还嫩,只能用小铲子翻,自然影响进度,但手上还是会时不时地出现“倒棱刺”。零散的落果要扔一堆,便于后期拣拾。 

城里人一定会以为抖擞果子很好玩,实则不然。果子秧上不时爬着刀螂、蚂蚱、瓢虫,时常落到你头上身上,甚至钻到脖梗里,时不时的吓你一下,有时青棵上的蜜虫攥一把粘乎乎地,特别恶心。地下常有白白胖胖的蛴螬、蚯蚓或者马蛇子和你来个零距离。蛴螬白的有些半透明,甚至能看到内脏;蚯蚓鲜亮的身上裹着若干小土粒,即使被伤成两半也能分体成活;马蛇子不断吐着蛇一样的信子,危急时能断尾逃生。这些小生命,对农村孩子来说,可是好玩极了。

记得那年雨水比较多,果子秧能长到一米多,东倒西歪地纠缠在一起,比女人的长发还难打理,在犁果子前必须用杆子向两边分开,好在我家的果子打过“矮壮素”,秧子也就四十多公分,犁果子倒也不很麻烦,犁了一半便停下来和我一起抖擞果子。我纳闷地问为什么不犁完,是不是看我干慢了才帮我。随口说:“你看看这毒太阳,赶忙就把地晒干了,到时候没抖擞完的果子,就要变成硬梆梆的黄泥块了,可就费事了。”

  那年的身体已经不大行了,但还是比我这“菜鸟”速度快许多。那两行花生似是与我结下不解之缘,老是“抖擞”不完。我蹲累了就站会儿,擦把汗再继续,而早已把我落下了好远,幸亏走娘家的大姑来帮忙,一上午的时间,才把这块地的果子挝完。

记得我小时候,爷娘会把抖擞完的鲜果子装在拖拉机里拉回家,待晚饭后,在门口摔出来这样果子就脱离了果子秧了。吃过晚饭开始摔,一直干到晚上过十点,我们兄妹三个也都参加了,年复一年的就这么干着。

等自己再大大,果子不再拉回家摔,直接放在地里,拿着工具去地里摔。摔果子的工具也经历了几次变迁,从最初的提篮把、石头,到后来的铁架子,再到现在的机动脱果,可以说是与时俱进了。不过,机动脱果机吐出的果子秧太碎,缠绕太多的薄膜,无法用于饲喂牲畜,就连烧火也不方便。所以,人们还是习惯摔果子。摔果工具很简单,焊接一个铁支架,套上一个渔网类的网包,利用中间的铁棒,将花生从根蒂上摔下来,摔下来的花生便顺势滚入后边的网包。

抖擞果子我不赶的三分之一,摔果子也是。每次都是一摔一大捆,而我最多摔两墩,摔得还不干净,最后还得一个一个的摘,用我小大大(我的三叔)的话说“摔果子不是凭力气,而是靠速度。速度快才能“闪”下果子来,你看慧智,就怕吓着那墩果子,这个速度慢的,倒像是撕狗肉。”不过,一天下来,我还是能摔几提篮的。

摔完的果子秧也要码好打捆,方便晒干后做烧火,这活儿我是不干的,都是来干。收拾好他的,觉得我的网包里差不多满一提篮了,就过来抓起网包的两端,来回的晃动网包里的果子,将沙土和秕果子滤掉,再将饱满的果子倒在提篮里,最后倒进拖拉机。果子秧从不用绳子,挑一墩旺盛的果子秧蔓,把蔓苗分开做绳,围住一堆果子秧,扭一个麻花一掖,就是一个果子秧捆,动作很是利落。

  做了一辈子的农民,与所有的老农民一样。的脸色被太阳晒得黝黑,手掌粗糙。摔果子时飞起的尘土让他的脸更加暗红。我望着那浸透汗水和泥土的衣衫,埋头苦干的背影,似乎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气大了些。

  果子秧捆好,立在地上曝晒。等晾晒差不多,会在早上四五点钟用拖拉机拉回场里,码成一垛。一亩地的果子秧得来回装三四次。家里三亩半的花生,加上大姑、小姑、小大大的帮忙,也要拾掇一个多星期。从犁地、抖擞果子、摔果子、捆果子秧、装果子、拉果子秧、码垛、耙地、种地,我只帮干了不到三天,说来也是惭愧。

是个急性子,干活从来慢不下来,总是想着快些弄完好腾出地,耙耙地种麦子。这一个多星期晚上吃完饭就睡,睡觉时总是用右手托着左胳膊,也偶尔听念叨左胳膊肘那个地方疼,吃了止疼药也不管用。我看了很是心疼:“你不会慢点干,等着过星期我回来一块弄不中?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总是说:“看什么看,上了年纪就这样,干活多了就疼。这么点地还用等着你过星期干,我自己慢慢干就行了。没事,你不用管了,好好上你的”。

丰收的心情,大家都是相似的。来串门的邻居会抓起一把果子,放在手里扒拉扒拉,或者攥在手里摇一摇,笑着来一句:“喃,好果子”等人走了,我也会学着大人的语气来一句:“好果子”逗得爷娘一阵笑。

从最初的耕地、撒肥、播种、管理,一直到成熟收获,真不知流淌了爷娘多少汗水。院里到处都晾晒着果子,晒好后装袋码在南屋墙角。还要从中挑出饱满大粒的果子来年作种,其余的都要用机械剥成果子仁,以补偿种地的那些投入。当然,农民的功夫是白搭上的

  记得又一次,娘望着天井里的果子,抓了一把对我说:“得多留些果子,说不定志儿能考上个大学呢,把这些果子卖了可以给你当学费。”我呵呵一笑,转脸看向对我笑了笑,巧妙地岔开话题,开始跟商量耙地种小麦的事了。于是,我又躲过了娘继续唠叨的“一劫”。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