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路

我有三大爱好:读书、运动、写字,说给您来听。

 
 
 

日志

 
 
关于我

崇尚简单与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记忆里的大白菜  

2018-01-11 08:4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记忆里的大白菜

 

前几天和朋友闲聊,朋友说他把早餐白菜豆腐里的豆腐都吃了,把大白菜给倒掉了。这肯定是朋友不喜欢吃大白菜,可我正好相反,最爱吃的蔬菜就是大白菜,最爱吃的就是白菜豆腐粉条炖肉,香得很。

儿时的农村,一入冬,主打菜不是萝卜,就是大白菜。自己打小就不喜欢吃萝卜,到现在也是,但对大白菜确实一直情有独钟,就像永不舍弃的情人一样。那个时候,每家每户都会挖两个菜窖,就在离家最近的地里,一个储存萝卜,一个储存大白菜。其实储存起来也是简单,就是挖一个四四方方的长方体,把萝卜或大白菜有序的放在窖子里,根朝下、头朝上,上边覆盖上合适的土,根据经验正好冻不着菜为准。总觉得儿时的冬天比现在冷,那个时候,到处都是裂纹,好像地被冻裂了一样,白菜就更怕冻了,得好好保管,一家人一冬的菜就靠它了。

  现在菜市场上的大白菜被剥得干干净净白白亮亮,外三层的叶子都剥掉丢弃,每当看到那些丢在地上成堆成堆水灵的新鲜白菜叶,我会生出心疼的感觉:暴殄天物。汗滴禾下土,一棵白菜从种到收有多少汗水和在里面。大白菜最外层叶子不易弄熟,记得小时候娘就把外层的白菜叶用水煮后,团成馒头大小的菜团子,炒菜时,拿出两个菜团子,用刀剁一剁,在锅里放一点猪大油,放点葱花,把剁好的菜放入锅内,刺啦一声,香味飘满整个房间。偶尔也会用炼猪大油后的脂渣炒大白菜,那就更香了。菜一上桌我和弟弟、妹妹们,像饿猫一样就开抢了,那个香啊,现在想起来都要流口水呢。在那个贫困年代,外层烂叶做成的菜简直可用“饕餮盛宴”来形容。

  进入冬季几乎每天早上,娘都会煮一大锅地瓜,地瓜的上面,用一个大的菜盆,放上白菜、放上盐、放上粉条,再舀上两勺猪大油,这就叫做简易的白菜炖粉条了。地瓜煮熟了,白菜炖粉条也就成功了,用筷子一搅拌,就是成品白菜炖粉条了。那时的冬季不像现在菜样缤纷,记忆里只有白菜,一盆热腾腾的白菜粉条端上桌,一下就把胃口吊起来了,比现在的猪肉炖粉条好吃得多,当然,那时候也没吃过白菜豆腐粉条炖肉。晚饭端上桌的还是白菜,但变成了凉调白菜心。把白菜心切碎一些,放上盐、蒜、姜,搅拌好,滴上两滴香油,一盘美味就做成了。有时用开水冲一把盐和花椒,等水凉了把白菜帮儿、白菜头切成大块放入盐水中,腌一腌,又换一种味道,就成了白菜咸菜了。半晌饿了,拿一块馒头,配一块腌制的白菜帮儿,吃得满口生香,腌制的白菜帮儿脆脆咸咸的带有一点麻味,越吃越想吃,那种美味神仙来了都不换的。

  娘常说:“白菜就是家常菜,养人。”娘还说:“肉好不?你天天吃顿顿吃,吃不了三天你就吃不下了,但白菜你天天吃也不烦,而且越吃越爱吃。”娘道出了一个看似简单却深刻的道理:平平淡淡才是真。长大后我常想,如果儿时没有大白菜,我的人生会少去多少滋味。当然,如果喜欢吃大白菜的话,一辈子也是吃不够的,我就是这样,各种大白菜的吃法儿,怎么吃都吃不够,百吃不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