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路

我有三大爱好:读书、运动、写字,说给您来听。

 
 
 

日志

 
 
关于我

崇尚简单与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20180105:儿时记忆里的烤火炉子  

2018-01-05 10:2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记忆里的烤火炉子

 

西、南几省的一些地方又下了暴雪,而我们北方偏偏还没有雪的影子,也许是湿度不够吧,这让身处北方的我们说起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这么说也不对,新闻上不是又曝光雪乡的宰客行为了吗?说明极北方还是有雪的。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儿时家乡的雪一场紧接着一场,厚厚地堆积在路边,常常大半个月才出现消融的迹象。大棉裤、大棉袄、蠢笨的大棉鞋、棉手套,纯棉的布面里絮着秋后新收的棉花绒子,缝着密密的针脚,在雪天穿过村后的小树林,即使遇到大风也不觉得冷。树叶落尽,麻雀翻飞,黑压压的小树林里没有什么生气。我通常和同村的那些好玩儿的孩子结伴而行,踩着积雪的小道,红通通的脸蛋、长满冻疮的手冻得冰凉冰凉的。

麦场里,麦秸垛和秫秸垛顶着厚厚的积雪。我们常常在那里流连。因为可以寻到冰凌,那时叫凌锥。在寒冷的天气里,冰雪融化之后,滴落过程中重新凝结成冰锥的模样。掰下一截握在手里,凉意刺骨,咬在嘴里,嘎嘣脆响,堪比夏天的老冰棍儿了。如果能寻到一垛萝卜缨子,那运气就更好了。需要说明的是,萝卜缨子通常是留着冬天喂羊吃的。在垛里面我们可以翻找到遗漏的胡萝卜,此时的萝卜大都被冻成了冻萝卜,橙红色的表皮下一层一层晶莹的冰花,吃起来冰爽中带着丝丝甘甜。有时候,我翻开厚厚的雪,会发现冰雪覆盖的枯黄中甚至还有麦蒿绿绿的身影。

那时候农村教室里取暖的神器就是一个生铁浇铸的小火炉了。在那个煤炭稀缺的年代,取暖的材料是玉米芯,我们老家叫做玉豆瓤子。在农村的广阔田野上,麦收之后播种玉豆(玉米),仲秋时节收获玉豆。夜色微凉的晚上,澄澈的月光下,三五成群的人们围坐在场院里扒玉豆皮。金光闪闪的玉豆晾晒在地上,光芒耀眼,璀璨光亮。

入冬之后,脱粒的玉豆瓤子被码齐了,堆放在过道里或着屋外的角落里,成为冬天生火取暖的重要储备物资。班级里按照值日安排,每个孩子带10-20个玉豆瓤子。我是个有心的孩子,一直以为红瓤的玉豆骨热量最高,所以每当轮到我值日,都要央求娘在堆积如山的玉豆瓤子里,挨个寻找红色的玉豆瓤子。找好的玉豆瓤子用一根麻绳捆成一团,提溜着上学交给老师。炉膛里,红黄相间的火苗子舔着玉豆瓤子,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烟囱里回响着轰轰的声音。顿时,温暖的感觉开始在教室里弥漫,即使没有挨着小火炉的同学也分明感到了暖意。

有了它,不仅取暖,还能用来烤卷子、地瓜干吃,甚至还可以爆米花吃。晚上切了卷子片、带了地瓜干、随手抓一把玉豆,第二天就可以吃到酥脆的卷子干、香脆的地瓜干、爆米花了。我最喜欢的是在炉火上面烘烤卷子片或者煎饼吃。将火筷子(捅炉子的长铁棍)横搭在炉火上,将卷子片放在上面,很快就闻到焦糊味了。翻转过来继续烤,等到两面焦黄,冒着热气,就可以大吃啦。

时代变迁,物是人非。现在的农村也早已是烧暖气了,儿时的那种烤火炉子也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我依然怀念那些久远的人和事,情和景。那片小树林,那个柴火垛,那些红瓤玉豆瓤子,那群结伴的小伙伴儿也都走向了四面八方。唯有寒冬依然一次又一次的轮回过往,碾压着老家的天空。每一场落雪,都是一次绵长的记忆。时光会带走很多,唯有珍惜现在。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