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路

Natural style·心有所定,只須專注。-簡單、持之以恆。

 
 
 

日志

 
 
关于我

崇尚简单与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记忆里的“冻麻子”  

2018-03-07 14:2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记忆里的“冻麻子”


    前几天和妹妹视频,她说回家吃了娘做的冻麻子了,我听了心里馋得直流口水。“冻麻子是我们胶南西南方的方言,也就是现在城里人嘴里的小豆腐、 “菜豆腐”,是一种用蔬菜或庄稼茎叶混合黄豆或花生碎末熬制而成的一种特色副食。例如,方瓜冻麻子、爬豆冻麻子、萝卜缨子冻麻子、地瓜秧子“冻麻子”等等。在我小的时候,它可是庄户人的当家菜,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的农村人。

冻麻子这种老吃法,随着短缺经济时代的终结,和不少农村老物件一样,逐渐淡出了历史的舞台,被封存在人们的记忆里了。只是近几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怀旧情结、乡愁文化的兴起,不少土吃法又被翻找了出来,成为一种上得大雅之堂的特色美食。

    我小的时候,几乎天天都能吃到“冻麻子”,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从小是吃“冻麻子”长大的,就像小时候吃地瓜、大白菜一样,是那个年代的标志吃食。

自打和妹妹视频以后,这几天就一直在想着再尝一尝那儿时的“冻麻子”,蛰伏已久的馋虫儿被几百里以外家乡的味道重新勾引了起来。就是这条馋虫儿,在我的唇齿和胃里迅速滋长,最后长驻在心里,每时每刻不再提醒着我对乡味的怀念和对家人的眷恋。

忽然开始羡慕弟弟、妹妹,他们离家近,经常可以回家,经常可以吃到娘做的家常菜,身在几百里外的我只能自己找寻儿时的那些吃食了。

经过对老婆的一番动员,又经过老婆与娘的一番颇有耐心的对话,我们家的制作“冻麻子”之旅就开始了。

首先把过年从老家带来的黄豆淘洗干净,温水浸泡一个晚上,用料理机打成碎末。在我的老家,传统的制作“冻麻子”的黄豆是用石磨磨的,每当娘做冻麻子的时候,娘负责洗菜,我和弟弟、妹妹们负责推磨,同时听娘讲她们下地干活儿时候的一些趣事儿。现在想想,那样的时光是多么的宁静,多么的美好。

青青的白菜经过反复的清洗,剁成小拇指肚儿大小的块儿。做“冻麻子”的白菜不能用太嫩的,只能用外面的老叶子,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估计是舍不得用那些太嫩的白菜吧,用的多数是白菜帮子,就是大白菜最外面的那几层。在我的老家,春天地里的野菜,夏天田间的豆角,秋天脆生的萝卜缨子,甚至是地瓜秧子,在娘的手里都能神奇地变成美味的冻麻子。娘就是靠这样一双勤快、灵巧的双手让我们兄妹仨的童年平添了许多美食的乐趣。反正是在那个年代, 冻麻子因其用料简单、原始、粗犷,制作简单,保持了农村的那种原始的田野气息、野生植物的清香和乡土氛围,颜色翠绿,口感鲜美,粗粝,有嚼头。既充饥,又养眼,且鲜美、可口。小时候用煎饼卷上鼓鼓囊囊的“冻麻子”,好吃极了。

黄豆沫放锅里烧开,加入白菜煮熟,加盐出锅,怀念已久的冻麻子就基本完成了。搭配一碟辣椒和香菜剁碎的小菜,再加上一个过年妹妹给的大煎饼,地道的胶南西南乡的儿时的味道便在唇齿间弥漫开来,一直浸润到了心底。

其实,不管自己距离家乡有多远,不管自己离开家乡有多久,只要一直热爱生活,那么就会在日复一日、繁琐平淡的日子里找寻到家乡的味道,找寻到儿时娘做的吃食的味道。

总之,只要热爱生活,总会有一种娘的味道让你难忘,总会有一种家乡的味道让你魂牵梦绕。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